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联盟动态 => 正文

地沟油能源化利用仍待理顺机制

发布时间:2019/11/21 15:52:24  作者:生态中国发展联盟   来源:本站

 地沟油能源化利用仍待理顺机制

 
 
  此前令人谈之色变的地沟油如今已成为“香饽饽”。记者采访了解到,地沟油如今已成为生物柴油的主要原料,生物柴油作为清洁能源,对于节能减排具有重要意义。但是,我国地沟油底数不清、流向不明,原料短缺的生物柴油行业长期处于“饿肚子”状态。基层建议,应理顺国内相关政策制度,为我国生物能源发展、大气污染治理及食品安全发挥积极作用。
 
  地沟油成“香饽饽”
 
  地沟油,在人们以往印象中属于谈之色变的事物,如今有了新去处,那就是制成生物柴油。
 
  生物柴油是指植物油(如菜籽油、大豆油、花生油、玉米油、棉籽油等)、动物油(如鱼油、猪油、牛油、羊油等)、废弃油脂或微生物油脂与甲醇或乙醇经酯转化而形成的脂肪酸甲酯或乙酯。
 
  大量地沟油则成为制作生物柴油的理想原料。据了解,按照现有生产工艺技术,1吨地沟油原料可生产0.85吨生物柴油。生物柴油则是典型的“绿色能源”,具有环保性能好、发动机启动性能好、燃料性能好,原料来源广泛、可再生等特性。大力发展生物柴油对经济可持续发展、推进能源替代、减轻环境压力、控制城市大气污染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上海在这方面走在前列,上海近年来通过源头收集、分类处理、终端销售,对餐厨泔水特别是地沟油进行全流程闭环管理,制成生态环保的生物柴油实现资源再利用。如今,上海3万家“产油”餐厅基本都能实现废弃油脂100%收集。
 
  在国外,尤其是欧洲,地沟油制成的生物柴油大受欢迎。
 
  为满足区域内日趋严格的碳减排要求,欧盟各国近年来始终积极在交通领域推广生物柴油替代化石燃料,后来又进一步在生物柴油的生产原料上做文章,推出强力刺激政策,鼓励放弃使用种植植物油,转而使用废弃油脂作为生物柴油生产原料。
 
  “地沟油作原料生产的生物柴油减排系数高,每生产一吨生物柴油可以减少90%的二氧化碳排放,因此备受世界各国青睐。”河北金谷油脂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汇行说,在欧洲,政府强制要求在石化柴油添加10%的生物柴油来降低排放标准。以地沟油为原料生产的生物柴油仅需5%就可以达到减排标准,其他国家以棕榈油、菜籽油为原料生产的生物柴油需要添加10%才能达到减排标准。
 
  为了达成既定目标,在自产原料不足的情况下,欧洲开始大量进口地沟油,在某种程度上带动了全球生物柴油产业的发展。根据全国生物柴油行业协作组统计数据,2017年,生物柴油出口量17万吨。2018年,生物柴油出口量增长到31.5万吨。今年上半年,生物柴油出口量已达到25万吨,预计全年出口量将突破50万吨。
 
  记者采访了解到,国外不仅大量采购生物柴油,而且将采购目光聚焦到作为原料的地沟油上,地沟油作为工业级混合油被运往国外后加工成生物柴油。
 
  全国生物柴油行业协作组专家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宁守俭认为,生物柴油及工业级混合油之所以大量出口,除了国外具有较为完善的碳减排制度体系,也和我国的出口退税政策有直接关系。地沟油作为工业级混合油出口到国外,可享受退税13%的优惠政策,直接推动了这部分原料油的大量出口。
 
  原料短缺 正规企业“吃不饱”
 
  事实上,中国已经具备利用地沟油制成生物柴油产业的基础和条件。比如上海已经先行开展了区域性的实践,京津冀地区也正积极开展产业链整合、酝酿更大范围的跨区域尝试。参考欧洲的成熟经验与做法,我国在地沟油治理及生物柴油发展方面,理应有更好的表现。
 
  但目前我国在地沟油制成生物柴油方面仍面临不少障碍。
 
  首先是国内地沟油数量的底数不清。“全国有到底多少废弃油脂,底数很模糊,目前相关数据都是根据油脂消费量估算的,所以每年有多少地沟油流向黑色产业链很难说清楚。”宁守俭说道。
 
  很常见的一个现象就是,正规地沟油回收企业反而被黑色产业链给“打败”。
 
  以河北邯郸为例,邯郸市主城区拥有餐饮企业1000多家,每年产生1000多吨地沟油。邯郸市邯山如峰废油脂回收有限公司是拥有正规资质的地沟油回收单位之一,与100多家餐饮企业签订废弃油脂收购协议。公司免费为餐饮单位安装油水分离器或隔离池,年收购地沟油300多吨,全部销往生物柴油加工企业。
 
  该公司总经理陈海峰告诉记者,因餐饮企业不配合、政府打击力度不够,邯郸市区每年大约400吨的地沟油流向不明,一些黑作坊甚至把油水分离器和隔离池上的锁具撬开,去偷挖地沟油。
 
  “部分地沟油提炼黑作坊在未取得任何手续(或者仅取得营业执照)的情况下套用化工厂的手续打着生产‘肥皂、有机肥’的名义与食品加工企业、餐饮单位签订废弃油脂回收合同,以应付政府检查,黑作坊加工的油脂去向不明。”据河北省邢台市任县环科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负责人刘顺根介绍,现在街面上出现了许多高价回收油炸食品废油的个人,他们所出的回收价格远远高于能源市场的价格,有可能将这类废油收回去作为生产饲料油添加使用,直接威胁食品安全和饲料安全。
 
  地沟油底数不清,黑色产业链泛滥,这就造成一个尴尬现象——地沟油能源化利用企业“吃不饱”,普遍陷入原材料短缺的境地。
 
  有人统计,2018年全国约1000万吨废弃油脂中,仅不足100万吨废油脂被用于生产生物柴油,利用率低于10%。
 
  记者了解到,京津冀地区的生物柴油企业主要集中在河北境内。由于部分地沟油流向不明,原料“吃不饱”是生物柴油行业一直面临的难题。“今年以来,企业开工率不足40%。”河北隆海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志广说道,该公司年产生物柴油10万吨,每年处理餐桌废弃油脂12万吨。
 
  而在地沟油回收利用方面,很多地区也没有出台具体的政策。宁守俭就表示,我国只有上海、云南提出地沟油应当用于生物柴油行业,其他地区政策只说实现地沟油资源综合利用,但没有明确的实施政策和具体实践。
 
  最后,在地沟油制成生物柴油的销售渠道方面。在目前的销售方式中,生物柴油只是充当石化柴油添加剂的角色。并且目前国内生物柴油的销售渠道也并没有完全打开。这方面,上海走在前列,其他省份动静不大。今年5月,上海市中国石化上海石油分公司B5生物柴油调和基地开始调试启用。
 
  有业内人士称,面对日益缩水的利润空间和有限的销售渠道,国内一些厂家已暂停生物柴油的生产,或者转而生产高附加值化工产品,或者瞄准利润大得多的餐桌。
 
  专家建议强化地沟油源头管控
 
  上述专家建议,实现地沟油的能源化利用,应强化地沟油源头治理,加强对废弃油脂非法收集、加工的打击力度。同时,制定生物柴油发展规划,建立生物柴油原料供应保障机制,畅通销售渠道,加快推广应用试点示范建设,完善生物柴油的产业扶持政策。
 
  首先,完善地沟油回收体系,建立餐厨垃圾收集、运输、管理一体化的运营模式。餐饮单位应强制安装油水分离器等回收设施,并与正规回收企业签订处置协议,详细记录餐厨废弃物的种类、数量、去向、用途等情况,彻底斩断地沟油进入饲料行业、回流餐桌的渠道。
 
  刘顺根建议,政府以疏堵集合的方式进行网格化管理。对从事地沟油收集预处理企业进行评估考核,发放餐厨废油回收特种经营许可证。政府与企业签订餐厨废油收运处置合同,将区域内的废油脂指定回收,如发现企业有犯罪行为,直接吊销特种经营许可证,严重的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同时,对区域内的食品加工经营企业下发通知,告知食品加工经营企业所产生的废弃油脂交由有资质的单位进行回收,完善废油脂处置合同,做好台账保存,如果发现有私藏偷卖等一系列违法行为,直接吊销食品加工经营许可证,造成后果严重的移交公安机关处置。畜牧局严厉监督屠宰企业所产生的废弃油脂,严禁进入饲料行业。
 
  其次,理顺相关政策机制,给予生物柴油行业良好的发展环境,在国内实现地沟油循环利用。业内人士反映,消费税已经成为生物柴油内销的重要障碍。生物柴油销售是免消费税的,但石油公司买回去,与石化柴油按照5%+95%的比例调和成B5生物柴油,就要交5%的消费税,这样的税收政策显然影响生物柴油的推广使用。
 
  宁守俭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取消生物柴油产业在出口、内销等方面政策壁垒,设立生物柴油产业基金,推动生物柴油行业全产业链区域性整合,增设生物柴油销售网点。
 
  第三,加大生物柴油行业研发和推广力度。一些生物柴油企业负责人表示,近年来,生物柴油行业发展势头较好,随着产品出口,生物柴油生产技术也开始出口。目前,巴基斯坦、秘鲁、印度等国家都建设了生产线。而且,在柴油中强制勾兑生物柴油,以减少柴油车污染物排放,已成为欧洲国家的通用做法。他们建议,建立生物柴油国家级推广应用示范区,借鉴国外经验发挥生物柴油在“碳减排”方面的优势。